飘飘网 > 娱乐资讯 > 李一桐:想要太多人就不纯粹 火不火都非终极目标

李一桐:想要太多人就不纯粹 火不火都非终极目标
2020-05-21 20:07:15   

李一桐

与罗晋合作《鹤唳华亭》

与李现搭档出演《剑王朝》

2017年版《射雕英雄传》中出演黄蓉

原标题:在三部热播古装剧中担纲女主角,回应“谁带都不火”的质疑 李一桐想要的太多人就不纯粹

羊城晚报记者 王莉

李一桐,一个承包了一半在播大热古装剧女主角的名字。2015年,她凭借于正的《半妖倾城》出道;2017年,蒋家骏版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黄蓉一角令她打开大众认知度;来到2019年,和邓伦合作的《海棠经雨胭脂透》、和罗晋合作的《鹤唳华亭》以及和李现合作的《剑王朝》相继播出。三剧扎堆给李一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,却也伴随着“谁带都不火”的质疑。

李一桐用“我体寒”幽默回应网友们的评价:“我接某个角色不是为了能达到什么地步、火到什么程度,或者说能赚多少钱、晋升到多少线,我忠于喜欢的事业,享受成为角色的过程。我一直觉得,想要的太多,人就不纯粹了。”

“冰山美人”内心非常简单

《剑王朝》根据同名小说改编,讲述身份神秘的市井少年丁宁,历经种种磨练以剑逆袭的故事。见证并陪伴丁宁成长的人中,就有李一桐饰演的“小姨”长孙浅雪,她原名公孙浅雪,是昔日蘅国最大权贵门阀公孙家的大小姐,倾心于天下剑首梁惊梦。公孙家在变法中被灭门,公孙浅雪便化名长孙浅雪隐藏在梧桐落酒铺里,与丁宁一起谋划复仇。

“她因为在过往受到过伤害,所以用一个很大很厚的壳来保护自己,可是她的内心是非常简单和善良的。”在李一桐看来,长孙浅雪是一个外冷内热的“冰山美人”,性格和外在的冲突设定也是最吸引她扮演这个角色的地方,“我以前也演过高冷的人物,但没有一个像她这么一路冷下去,其实她的内心对爱很渴望。如何把握这个度,冷到什么程度,热到什么程度,心里一定要有一个支点,对我来说也是表演上最大的挑战。”

日前的主创见面会上,李现剧透了“丁宁是梁惊梦的转世”的真相,这也让长孙浅雪的情感有了圆满的归属。“她一直钟情的是梁惊梦,丁宁对她来说就是从小带到大的外甥,是很亲近的亲人。她若有若无地觉得这个人很熟悉,有梁惊梦的影子,有一点模糊的感觉。”李一桐说,“她直到最后才恍然大悟,就跟观众一样,而丁宁是自始至终都知道真相的,所以这两个人的关系很有意思。”

戏外,网友们也开始喊李一桐“小姨”。“突然多了好多‘外甥和外甥女\\’,感觉好幸福,多了很多亲人的感觉。”但她很嫌弃这个“小姨”厨艺太差,“浅雪做饭很难吃,但是她又关心外甥丁宁,一定要做饭给他吃,结果被外甥吐槽。我本人做饭挺好吃的,但我不及她会酿酒。”

喜欢吊威亚在空中飞的感觉

导演马华干曾拍过很多TVB武侠剧,此番执导《剑王朝》在动作戏上花了很多心思。演员们开拍前集中接受动作训练,每天跟着武术指导练剑、套招,拍摄过程中也几乎都是亲身上阵,从主角到配角动作戏都不含糊。

从小学舞蹈的李一桐身体协调性很好,记动作也很快,但在力度表现上仍有所欠缺:“我有一场飞檐走壁的戏,身体完全是平行于地面的,虽然说有威亚辅助,但也拍了十几二十条,挺难拍的。”因为剧中动作戏很多,吊威亚成了演员们的家常便饭,她说:“最长的一次被吊了一整天,我虽然喜欢吊威亚,但是吊一整天还是挺疼的。”

李一桐小时候有一个武侠梦,“金庸老师作品拍的那些剧我都看过”。出道之后,李一桐的作品一大半也都是古装戏:“跟古装戏蛮有缘的,拍古装戏最享受的就是吊威亚。《剑王朝》之前我很久没有拍过打戏了,所以还是很开心的,找回了久违的在高空飞的感觉。”当然,拍古装也很遭罪:“不分严寒酷暑,服装都要里三层外三层。特别热的天气里要穿那么厚,还要戴头套。而天太冷时戏服又不够厚,反正都挺难受的。”

成功塑造角色才是终极目标

因为今夏的热播剧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李现成了全民“现男友”,监制冯小刚都直言《剑王朝》借到了这股子热度。然而剧照曝光后,李现的齐刘海造型遭到了群嘲。“拍的时候没觉得丑,看上去挺可爱的啊。”李一桐笑称,“他一共有三个造型,戏份比较多的是其中两个阶段。一个是前期有刘海的样子,一个是刘海梳上去,各有各的可爱之处。”如她所言,随着本周剧情的释出,李现告别齐刘海,弹幕里有人庆祝“终于掀起了你的刘海”,也有人刷起了“想念丁宁的刘海”。

受诸多因素的共同影响,《剑王朝》没能延续“现男友”的热度,有网友跑到李一桐的微博评论说:“谁带都不火。”令人意外的是,李一桐还真回复了一句“我体寒”:“我真的不是怼人,那天晚上就是睡不着刷微博,打算抽网友的评论回复,就抽中了这一条。剧中的浅雪就是体寒的设定,而我本人也确实体寒。”

《海棠经雨胭脂透》《鹤唳华亭》《剑王朝》三部剧相继开播,对她来说并没有特别的感受,“就是我的‘宝宝们\\’都出来了”。对她来说更重要的是:“我接某个角色不是为了能达到什么地步、火到什么程度,或者说能赚多少钱、晋升到多少线,我是忠于喜欢的事业,享受成为角色的过程。我一直觉得,想要的太多,人就不纯粹了。”

“我以前也有点像浅雪,喜欢用一层厚厚的壳包着自己。”随着阅历增加,李一桐也在慢慢打开自己,“会给自己找一个出口去释放。”表演对她来说,就是体验不同的人生:“火与不火都不是我的终极目标,塑造好角色才是。能真诚地对待每一个角色、保持对表演的初心,就够了。我一直觉得机会也好际遇也好,做到最好的自己,该来的自然会来的。”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